笔下文化

【人生感悟】就好这一口

就好这一口.jpg

《水浒传》才叫没意思。

整本书,二斤熟牛肉到底了。只要是吃酒,就是切二斤熟牛肉来。吃完了,还是二斤熟牛肉,好像没有别的可吃似的。阎婆惜踢开宋江跟张文远好上,也不谈吃什么。潘金莲背着武大跟西门庆厮混,也不谈吃什么。人间烟火里,好像就剩下了二斤熟牛肉。

苏轼就不一样,无论是发达还是落魄,都要变着法地吃。张爱玲说,小时候她姑姑爱吃一种“粘粘转”的东西,初始她不清楚,原来就是把还在发青的麦粒,下在一锅滚水里,麦粒在滚水中团团转,但吃起来竟有着一股子的清香。

看来,天底下,好上一口的也大有人在。

大冬天,万物皆寒凉,大白菜亦是。

取大白菜一棵。剥去二分之一菜帮,在剩余的二分之一里,再取其半,余下的菜心扔掉。所取部分,须无腐败味,无冻伤之气,须嫩而甘,青而脆。然后,切丝,撒白糖于其上,最后,以老醋调合,味道绝美。

此菜极清口。吃时,要趁其寒凉。白糖与醋在低温的菜丝里混合,会激发出不一般的甘洌口感。把握这道菜的分寸在于,要趁白菜还全身心地沉浸在冬天的感受里的时候,一口气吃掉它。

若“醒”过来,则味道大去矣。

黄米糕蒸熟搋过之后,谓之“面心糕”。此刻的米面,被高温调教过,色调金黄,极柔韧极筋道。取面心糕一块,晾凉,切小块。新炸辣椒油少许,老醋一碟儿,将辣椒油沥于老醋里,滋味要调到微辣略酸,然后止。以此为汤料,将新切的糕投入其中,蘸着吃,糕的米香在唇齿间佐以酸辣,滋味格外绵长。

羊蹄在上锅之前,有一道工序,需将毛除尽。办法之一是,在炉膛里烧红炉钩子,烫之。一股青烟,蹄毛尽去。厨子韩三桂说,羊蹄碗靠上的一点,有一层皮,易被炉钩子烫熟了。轻撕下那一薄层,食之,有焦糊味,极香。

李子成熟,宜于早上吃。早上五六点时候,气温偏低,摘挂白霜的李子三五颗,置于刚汲上水的水桶中,三五分钟,在嘴中轻咂,有夏日清凉之感。

有一次,天还麻麻亮,我尝试过此种吃法。于枝上摘几颗,放凉水中。吃毕,觉得一早上口气清新。

甜苣菜和苦苣菜,都苦。但猪爱吃甜苣菜。小时候,剜猪草回去,猪一低头就可在一堆草里准确找到甜苣菜。从叶子的气象上看,甜苣菜要柔嫩许多,苦苣菜叶色灰暗,且有齿。折断苣菜的叶脉,会有白色的乳液渗出。挑根白叶嫩甜苣菜几棵,洗净。新烙出的薄饼,趁热,浅抹一层家里炼制的猪油,然后甜苣吃,微荤极素的搭配,有苦香,有油香,有饼香,清淡日子的绝配。

槐花初开,一院子香。此花可开到繁密,一地白色落蕊。有一种枣糕,颜色褐红色,有枣香。用刀横切开,在断面上涂蜂蜜,采几朵槐花浅覆其上,样子动人,似水波潋滟处有莲开,腻甜,却一口下去,香到醉人。

只是,槐花性寒,不宜多吃。


美文由 笔下文化 编辑,欢迎转载分享!:首页 > 阅·人生 » 【人生感悟】就好这一口

人生感悟哦! ()
分享到: